產品列表

首頁 >詳細內容

詳細內容

紫金礦業集團改革與發展觀察透視之技術創新

   “建設高技術效益型特大國際礦業集團。”初到位于上杭縣的紫金礦業集團總部,記者就被紫金礦業宏偉的發展戰略和魄力折服。而紫金礦業集團12樓會議室里,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王淀佐院士題寫的“科技創造紫金”,更全面深刻地詮釋著紫金礦業這些年的發展歷程。

  與之相輔相成的,是科技進步獎、經貿委黃金科技進步特等獎等20余項含金量十足的和省部級科技成果獎,以及全球2000強企業、重點高新技術企業等一項項絢麗奪目的榮譽和連續數年凈利潤位居全國有色行業、全球黃金公司前列的漂亮答卷。

  紫金礦業的耀眼光環后面是令業內艷羨不已的數據。隨著一項項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國內甚至國際技術的應用,紫金演繹了點石成金、化腐朽為神奇的“神話”,一大批被業內視為廢石的礦產資源搖身一變成為了“金娃娃”:金礦低入選品位降低到0.15克/噸,每年多產黃金約1噸;建起了我國首座、其工藝技術及指標總體上達到國際水平的萬噸級銅礦石生物提銅礦山,入選品位降低到0.15%。

  “技術創新是企業發展的重要力量。正是依靠科技創新,紫金人把一個被認為規模小、品位低、沒有開發價值的礦山,辦成中國黃金保有可利用資源量大、采選規模大、入選品位低、單位礦石成本低、經濟效益好的黃金礦山。”感觸頗深的紫金礦業集團董事長陳景河對科技紫金充滿了更多的期待,“紫金的發展歷史就是一部技術創新的歷史。科技創造了紫金。打造百年紫金、中國紫金、世界紫金,今后關鍵還是要靠科技創新!”

  “舉司體制”夯實科技發展根基

  科技創造紫金,這是紫金礦業的科技理念,也是紫金礦業發展的重大經驗之一。

  漫步紫金礦業總部及其下屬任何一個公司,都能很輕易地捕捉到科技的影子,感受到科技的力量。從紫金山低品位金銅礦的綜合開發利用到貴州貞豐水銀洞金礦難處理卡林型金礦的綜合開發利用,從熱液-斑巖型銅、金礦深部成礦模式與勘查技術到離子液循環吸收法脫除和回收煙氣中二氧化硫技術的成功,紫金礦業每一個堅實而又閃光的發展足跡中都離不開科技的強有力支撐。

  紫金科技的迅速發展主要不是因為外部力量的推動,而是內部因素的作用。首要原因是企業領導人具有強烈的科技意識,并一直不遺余力地實踐著。多次應邀到紫金礦業參與和指導科研工作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礦冶研究總院副院長邱定蕃深有感觸地說:“紫金礦業實現超常規快速發展,在于集團公司有一個堅強而有魄力領導班子和的管理機制,在于公司領導層對科技高度重視的戰略眼光。”

  此語道破了紫金科技迅猛發展的玄機。事實上,作為紫金礦業的董事長,陳景河既是紫金的“掌舵者”,又是紫金科技工作的引領者和踐行者,而這與陳景河自身的特殊經歷有莫大關系。

  科班出身、從一名基層科技人員逐步成長為大型礦業集團董事長的陳景河,在未出校門時就在科研方面嶄露頭角,顯示出了特殊的天賦。他的畢業論文《中國東南沿海和臺灣大南澳雙變層帶地質特性及關系探討》在全國性學術會議上交流后,就在地質學界引起反響,也得到了不少知名地質科學家的賞識。

  當陳景河走出校門,真的參與到具體的地質勘探工作實踐中去后,扎實的理論功底、大膽的創新實踐、潛心的科學研究,使他如虎添翼,獲得了科技成果的豐收:《福建省上杭“紫金山式”大型銅金礦床的發現、研究與勘查》獲科技進步一等獎;《福建省上杭紫金山銅金礦西北礦段銅礦勘查報告》獲原地礦部找礦一等獎;《福建省上杭紫金山地區金礦研究及遠景預測》與《紫金山銅金礦成礦模式研究》獲原地礦部科技成果獎。1993年,年僅36歲的他就得到了的榮譽——成為了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

  后來他又針對紫金山金礦“含有一定比例的粗粒金,以及粉礦較多,在堆浸過程中粗粒不能完全溶解,粉礦影響滲透性”的客觀情況,又創造性地提出了原礦“破碎-篩分-浸出”,重選、粗粒級堆浸、細粒級炭浸的聯合提金工藝,綜合選礦回收率達到84%,比原來提高10%以上。被認為無利可圖的礦山在科技的力量下終于放射出了燦爛的光芒!

  單則易折,眾則難摧。陳景河在率先垂范,當好科技創新帶頭人的基礎上,更是把培養造就科技團隊、營造科研環境放在了突出位置,親自擔任了紫金礦業主要科研機構——紫金礦冶研究院的任院長。

  現在已是紫金礦業董事、副總裁的鄒來昌,也是一個典型技術型干部。先后主持研制了無氟高溫高壓解吸電積設備、黃金提純技術、高溫高壓流程試驗裝備等,是紫金礦業目前科技成果多的科技人員之一,被譽為“紫金科技功臣”。

  其身正,不令而行。紫金礦業高層領導深刻的科技意識,以及在科研方面的身體力行,潛移默化著每一個員工。加之紫金通過長期弘揚創新精神,培育了“科技創造紫金”的科技理念和“普遍科學原理與客觀實際良好結合”的創新理念等企業文化,并把這種精神始終貫徹到具體的科技工作中去,從而在公司形成了科技成長的良好氛圍。而隨著這種氛圍的愈益濃重放大,紫金礦業在自覺不自覺中構建起了公司科研、設計、建設、生產和管理人員以及協作單位人員勤學習、善鉆研、愛創新的科技工作“舉司體制”:不僅公司安排科研項目,各單位也根據自身情況安排科研項目,員工在建設和生產過程中,也自發地不斷開展技術革新等工作。

  培一方沃土,育科技人才。目前,來自中科院、中國工程院的17名院士、專家擔任紫金的科技顧問,紫金還建立了一支由450多人組成的專職科研隊伍,形成了一支以教授級高工為學科帶頭人,老、中、青年齡相結合,知識機構合理和專業配置齊全,高素質、復合型技術創新的研發隊伍。掌握了100多項專有技術,申請專利94項,獲授權46項(發明專利24項)。

  “紫金礦業科技的發展源于陳景河等公司高層領導強烈而深刻的科技意識,而這科技意識繼續推動著紫金科技創新精神在企業轉化為直接有效的生產力和企業文化氛圍。”在采訪中,所有熟悉陳景河的人無不這樣感慨。

  創新體系營造科技發展環境

  科技要發展,機制是關鍵。紫金礦業之所以能科技成果累累,成為真正的“科技效益型”企業,關鍵是他們建立了適應企業發展和激發科技人才創新激情的技術創新體系。

  紫金礦業建立了適應集團公司發展戰略和自主創新的技術創新組織體系,創建了以研究單位為主開展技術創新和研發,以生產企業為主體開展科技成果轉化和產業化,以項目為載體,研發、設計、生產三位一體的工程研發應用集成體系。同時,著力構建專業隊伍和非專業隊伍有機結合,內部智力資源與外部智力資源良性互動,基礎研究、小型實驗、擴大實驗、工業實驗逐次深入,研發成熟一個、成果轉化一個,內部分工明確、相互促進、協調發展,科研、設計、生產密切關聯等科技工作機制,有力地保證了公司的科技進步和創新工作的開展。

  科技創新的核心因素在人,然后才是“人盡其才”的機制和環境。紫金礦業決策者深諳此理。對礦業開發領域再熟悉不過的陳景河認為,礦產資源的競爭,歸根結底是產品成本的競爭,開發技術的競爭,人才的競爭。

  多年以來,紫金礦業把加強人才引進和培養,造就一支高素質的創新隊伍作為重要戰略來實施。按照“開放、流動、聯合、競爭、高效、創新”和“用好現有人才、穩住關鍵人才、引進急需人才、培養未來人才”的原則,制定了人才發展規劃。通過特殊津貼制度、博士后制度、定單式培養、精兵厚薪等方式,從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大量引進新生力量,還依托重大研發和建設項目、研發基地以及學術交流與項目合作,大力引進、培養創新型的科技創新人才和高層次工程技術人才。同時,開展多樣式的繼續教育和培訓,逐步建立和完善培訓支持體系,積極創造環境和條件,發揮學科帶頭人的“傳、幫、帶”作用,大膽使用和培養年輕的科技人員,讓其在實踐中鍛煉、提高、迅速成長。

  “解決人才問題是紫金實現未來發展目標的關鍵。對紫金來說,人才是比金子還要珍貴的資源!有志之士選擇紫金就等于選擇了艱苦創業,選擇了創造個人價值。”每次談到科技人才,陳景河都會如此感慨道。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院士王淀佐談到紫金的科技創新和人才培養時,也是贊不絕口地說:“紫金非常注重科技創新,是依靠科技進步來推動企業發展的。重視技術創新,就是重視人才,就是重視隊伍建設。”

  為了營造人盡其才的創新環境,紫金礦業還積極推進科技體制改革,在內部建立了激勵人才盡情舒展的科技機制,形成了諸如科研“免責制”、科研人員雙軌制薪酬體系、科研實體單位“模擬市場化”、科研工作量化管理、工程技術人員到內部科研實體單位兼職從事科研工作制度等一整套的支撐集團公司技術創新的制度體系。

  尤其是科技免責制,徹底打消了科研人員的顧慮,極大激發了科研人員的創造力。而該制度的誕生也頗有一番周折。當時,紫金礦業正值黃金冶煉廠實施技術改造,需投入幾百萬元資金引進設備。公司到許多設備商考察后,發現設備與公司要求差距大,無法滿足實際需要。科研人員就向陳景河請示能否成立一個科研小組自行研發。自行研發雖然投入不多,但不能保證百分之百成功。陳景河慎重考慮后表態:“行!你們就大膽組織攻關,成功了成果是你們的,不成功責任是我的。”結果出乎意料地順利,紫金礦業依靠自身力量成功研制出了設備,節約了大量資金,獲得了巨大的經濟效益。

  也正是受此事的啟發,1999年紫金一個“破天荒”之舉——科技免責制的雛形應運而生。2002年7月,陳景河在紫金第二次科技大會所作的科研工作報告中正式提出:“鑒于科技探索是一項高風險工作,對科研過程可能的失敗,實行免責制,鼓勵廣大科技工作者大膽實踐探索。”此后,科研免責制在紫金礦業正式開始推行。任何一個科研人員,都可以提出科研項目和研究方案,經專家評議可行后即可立項研究。若研究失敗,公司承擔一切責任,而項目人員和研究人員可以不負任何責任。

  “紫金科技免責制的實施,保證并促進了科研人員的‘異想天開’,為科研人員早出成果、多出成果、出好成果提供了強大的精神動力與智力支持,以及制度與物質上的有力保障。”陳景河表示。

  事實也正是如此。紫金礦業的科研免責制使科研人員放開手腳,勇于創新,創造熱情和潛能得到了極大釋放,不僅涌現和培養了一批年輕的科技人員,還完成了一系列高水平、適用性強的成果。可喜的是,紫金礦業有相當部分成果出自年輕人之手,而且他們大多是初次涉足該領域,甚至初次從事科研工作。

  “過去我們進行研發時總是瞻前顧后,畏首畏尾,就是有好的想法,因擔心失敗也不敢輕易立項。實行免責制后,我們都敢想敢干,只要有了新的想法,就馬上提出來。一旦經過調研論證覺得可行,就可以馬上進行試驗。”紫金礦冶研究院礦物加工所所長魯軍激動地說。

  為大限度地釋放免責制所帶來的紅利,紫金礦業還建立了與之相配套的考核制度,實行了以工作量、成果、成本等為量化依據的薪酬制度,而且工作量所占比例高,達到了30%~40%左右。這就意味著,只要你有想法,并付諸了科研行動,即便是終沒有取得成果,薪酬也不會受到太大影響。而一旦你出了成果,獎勵也豐厚得足以讓其他人“眼紅”。

  紫金科技貢獻特別獎獲得者林瑞騰,通過科技攻關,成功研發出了“攪拌脫藥”技術方案,解決了阿舍勒銅礦鋅硫分離問題,每年可節約投資500萬元,僅鋅精礦就可增加銷售收入1000萬元。紫金礦業對他一次性重獎50萬元,并破格提拔重用。現在林已是紫金在俄羅斯投資建設的龍興公司的董事長。“有這么重視科技的領導,紫金的科技工作者會有更高的工作熱情和發揮聰明才智的機會,紫金的未來一定會更加輝煌。”林瑞騰激動地說。

  “公司給了我舞臺,讓我能舞得酣暢淋漓。”紫金礦業研發成果多、被譽為“科技功臣”的鄒來昌談到自己的成長,深有體會地說,“紫金礦業真正做到了‘能力為準、求實為徑、獨特為尊、成果為贏、至用為金’的科技技術創新價值觀。”

  中國工程院院士邱定蕃感慨地說:“對科研工作實行免責制,我是次聽說。科研人員都是有壓力的,往往不敢承擔一些難度大的課題。實行免責制,他們就可以放手干了!”

  科技離不開人才的投入,更離不開資金的投入,也只有高投入才能贏得高回報。紫金礦業雖然在其他開支上盡顯“小氣”,而在科技研發和生態保護等方面的投入卻異常闊綽。他們建立多渠道的科技投入體系,不斷加大科技投入,增強調動公司甚至社會科技資源配置的能力。公司每年投入的科研經費占銷售收入的3%以上,保證了科研經費的“綽綽有余”。同時,注重提高研發經費的使用效益,制定了較為完善的《科技經費管理辦法》、《科技項目經費預算指南》和研發經費的年度預算制度等管理核算體系,提高資金使用的規范性、安全性和有效性,有力保證了科技創新工作的順利開展。

  “產學研”融合“做深”科技發展

  為什么會有大量的科技成果被束之高閣,長期轉化不成現實生產力?關鍵的原因是,這些不是產學研有機結合的成果,而是脫離生產實際的“閉門造車”的產物,容易造成“水土不服”現象。

  紫金礦業決策層認識到了這一點。多年來,他們一直堅持走產學研高度融合之路,實行技術本土化戰略。

  “在相當長時間里,人們把技術神秘化了,科研與生產相脫離,是導致低水平重復,科技成果轉化率低的主要原因。”陳景河笑著說,“紫金實行的是技術的本土化戰略,有些看似很復雜的東西,把它弄明白了,與生產一結合,就顯得簡單了。我們的很多在實踐中創造的土里吧嘰的東西,經專家們一看,就被認定為高新技術。”

  紫金山露天采場要從上往下挖,運輸成本高。當時紫金礦業決策層就“突發奇想”,提出了從標高500米處打一個平巷,然后再建設一個溜井,讓礦石從上而下實現自溜的設想。可沒有想到,這一有悖常理的方案提出后,礦山設計院紛紛退避三舍,不敢設計。紫金礦業就自己動手,結合設計、施工、生產管理等方面因素,了“懸掛軟梯天井溜礦上掘法”施工工藝,利用舊巷道6000米施工建設礦山溜井,利用重力通過300米~480米的超高位天井輸送礦石。該技術應用于生產實際后,取得了年節約運輸成本達8000萬元的顯著效益。

  “該技術看似很土,卻很實用,每噸礦石成本只有二三十元,而且礦石在重力作用下滑過程中就被破碎掉了,還減少了礦石破碎成本。”陳景河認為,把普遍客觀原理與現實結合在一起就是創新,高科技不一定就是創新,而適合的就是好的創新。

  在紫金礦業,類似這樣緊密結合生產實際、簡單實用而又被業內專家嘖嘖稱贊的“土”技術俯拾即是。這些在實踐中研發出的成果甚至沒有“名分”,但是經專家、學者一鑒定,就是國內領先水平。而這與陳景河所倡導的不唯書不唯上不求洋只唯實只求用的技術創新戰略有直接關系。

  一位到過紫金的專家評論說,紫金的技術特色就在于結合生產實際搞科研攻關,很容易創新。其實許多技術、專利一捅就破,與生產結合越緊密就越容易出成果。

  紫金礦業雖然實行的是技術本土化戰略——“土生土長”,但很重視做科研院所的技術孵化器和實驗基地,并在充分發揮和利用好“內智”的同時,大力借助“外腦”。

  “要把產學研做實、做深、做活,避免合作中的‘門診現象’,就必須堅持“產學研”聯合之路,建立有機、長效的聯系機制。”紫金礦業放眼國內、國際,充分利用社會資源為科技創新服務。他們本著“互利互惠、優勢互補、共同發展”的合作原則,注重內、外部智力資源良性互動,積極開展“技術聯盟”、“合作框架”、“內部交叉講學”、“技術開發項目”等創新合作模式,充分借助社會的科技研發/創新合作平臺,來增強企業自主創新能力水平。

  目前,紫金與北京礦冶研究院、北京有色金屬研究總院、中國地科院、中南大學、廈門大學、中國地質大學、福州大學、昆明理工大學、南昌有色金屬設計院等國內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在金屬選冶加工、礦產資源評價、礦業開發、礦產品深加工等方面均建立了良好的長期合作關系,開發出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國際國內領先的技術成果,培養出一批具有自主創新能力的科技人才,形成了“以企業為主體,以市場為導向,借助社會資源,科研服務于生產”的運行機制。

  同時,紫金始終立足于“研發成熟一個,成果轉化一個”的方針,多方面籌集和安排成果轉化資金,制定有關制度、辦法,完善激勵措施,逐步建立了以“技術研發為動力、轉化生產為保證”的一體化科技成果轉化機制。目前,公司在科技發展的領域、深度、轉化得到不斷拓展,科技創新成果不斷涌現,成果轉化的收益日益增長,已初步形成了以科技創新、成果轉化為顯著特點的科技工作體系。

  產學研的深度融合,使紫金礦業的多項技術在有色金屬地質、采選、冶煉、環保、資源綜合利用等方面達到國際、國內領先水平,特別是在有色金屬礦產資源成礦規律和預測技術研究、礦山深邊部評價與高效勘探技術、露天陡幫及地下安全高效開采技術、堆浸選冶技術、復雜多金屬礦的選礦分離技術、生物提銅技術、黃銅礦酸性熱壓/常壓預氧化、難處理金礦熱壓/常壓化學催化氧化預處理、固體廢棄物綜合利用技術等領域的研究和應用方面居國內行業領先地位。

  “這些技術成功轉化為生產力,使紫金得以用小的成本實現了優的效益。”陳景河形象地說,“技術效益型企業是當今企業發展的戰略選擇。紫金集團追求的不僅是這樣的目標,而且冠之以‘高’,同時要做大做強,成為國際礦業集團,這一目標關鍵在于高技術、高效益,有了這‘兩高’,企業的‘大’與‘強’,蹦一蹦也就能夠摸得著了。”

  紫金依靠科技開啟了紫金山,又依靠科技深掘了紫金山、走出了紫金山,現在又依靠科技走出了國門、走向了世界,我們有理由相信紫金礦業“建設高技術效益型特大國際礦業集團”的夢想必然成真!

Copyright(C)2016 版權所有 吉安天卓選礦藥劑有限公司 贛ICP備16006682號-1 技術支持:江西華邦

如何打陕西麻将